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寧浩管虎楊樹鵬張揚 中生代導演勁吹文藝風

四五月間,管虎的《殺生》、寧浩的《黃金大劫案》、張揚的《飛越老人院》、楊樹鵬的《匹夫》、婁燁的《浮城迷事》以及王小帥自傳三部曲之《我11》等影片集體發力,迎戰《泰坦尼克號3D》、《戰艦》、《復仇者聯盟》等多部好萊塢大片的衝擊。記者昨日在採訪中發現,對於中生代導演五月集體爆發是否能夠吹響“更新換代”的號角,不少業內人士持期待態度的同時,仍保守認為,市場不關心導演是“第五代”還是“中生代”,對於觀眾來說,導演的名氣、電影的題材和品質,才是他們考量的標準。

現象 中生代集中爆發

截至2011年,國內最賣座的50多位導演中,“70後”僅10人,“80後”僅2人。不過,從今年4月下旬開始,內地年青一代電影人的新作將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和密度集體登錄國內院線。寧浩導演的《黃金大劫案》、楊海鵬執導的《匹夫》、管虎執導的《殺生》均齊集“五一檔”,張揚的《飛躍老人院》則緊挨著“五一檔”,暫定5月8日上映。此外,下半年還有王小帥導演的自傳三部曲之《我11》和婁燁解禁後試水主流市場的愛情片《浮城迷事》等。導演何平還在微博上做出了一個“第六代導演將在‘五一檔’集體發力”的總結。

不過,參照之前媒體對第六代導演定義(上世紀80年代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的導演),寧浩和楊樹鵬顯然不在此列,於是媒體將其稱為第七代。雖然第六代、第七代導演的作品越來越多地上映,但他們是否能像張藝謀等第五代導演一樣成為市場的主宰,還需要接受市場的檢驗。
優勢 觀眾亟待換口味

去年內地電影市場雖然再創票房新高,但實際上,盈利的影片比前年同期更少,不少打著大明星、大場面、大投資的電影鎩羽而歸。在這樣的局面下,市場需要數量眾多的“大片”以外的中小成本影片的支撐,市場急需新鮮血液的注入。

隨著張藝謀、陳凱歌等“第五代”導演的標誌性人物從“黃土地”向商業市場轉型,他們的題材選擇、審美趣味已逐漸固化,近些年的作品也常常陷入叫座不叫好的窘境。反倒是年輕觀眾的喜好卻在不斷變化,3月以來,《情迷》、《大追捕》、《春嬌與志明》等頗受年輕人喜愛的中小成本電影都是由年輕導演挑大樑,並收穫了不錯的票房和口碑。

對於此番“中生代”導演集體爆發能否開啟內地導演“權力榜”重新洗牌,吹響“更新換代”的號角,電影學者葛穎告訴記者,“中生代”導演有一個特點,就是拍片不考慮觀眾的口味,最在意的是個人化的表達,也就是傳統觀念中的“不食人間煙火”,“他們的作品通常被貼上文藝的標籤,具有很強的人文關懷。”在過去,“文藝片”的標籤基本就判定了一部電影在市場上的死亡,但隨著這兩年《觀音山》、《桃姐》等作品口碑票房雙豐收,也暗示著觀眾口味的漸漸改變。上海聯合院線副總經理吳鶴滬分析,隨著張藝謀、陳凱歌的受眾群和他們一起老去,現在電影觀眾的年齡層也發生了改變,“年輕人對於‘中生代’導演更有親近感。”

劣勢 知名度仍有欠缺

由於目前《黃金大劫案》、《匹夫》等“中生代”導演的作品均未舉辦大規模試映,很多影院和院線工作人員都還沒有看過成片,他們只能從過往的經驗來進行推斷。吳鶴滬告訴記者,從現在的名單看來,還是寧浩“最容易跑出”。上海博納銀星的負責人陳慶奕也表示,在這個“五一檔”冒出來的眾多第六代、第七代導演中,他只認可寧浩一個人,“他的票房潛力大一些,其他人估計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葛穎也表示,在這批導演中,寧浩是最與眾不同的一個,“他的第一、第二部都非常貼合市場,也贏得了很高的票房,是這批導演中與市場走的最近的一個。之前的《無人區》遲遲未能上映,也使得觀眾對他累積了很高的期待,他最有可能在這個檔期贏得比較高的票房。”至於“中生代”是否有望接班“第五代”,陳慶奕並不看好,他表示,“第五代導演的作品大多是大製作,而第六代、第七代導演大多拍的是文藝片或類型片,而現在的大多數觀眾,願意掏錢去看的,還是幾部大片。”

不少影院工作人員則告訴記者,“第五代”、“第六代”、“第七代”甚至“新生代”都不是觀眾關注的重點,影片的題材、品質和陣容才是決定他們是否買票的關鍵元素。

不過,對於是否能得到市場的認可,“第六代”領軍人物王小帥仍舊保持了他一貫的傲氣,“我拍電影是為了自己的表達,包括《我11》。對我來說,記錄比票房更有意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