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有多少愛可以能重來

情感熱線
  吳雪/口述鬱梅/整理羅鏵/圖

  人在無助和無望的時候很容易導致心理抑鬱,沒有傾訴管道更加速人的抑鬱而最終導致心理障礙。為了排解心中的痛苦和鬱悶,吳雪小姐不得不再次撥打本報“情感熱線。”吳小姐說:她一直關注“情感熱線”專欄,早就想打電話來傾訴一下心中的苦悶,但始終沒有勇氣,幾次撥到電話最後那個號碼又掛斷了。可她不想與太熟悉的親朋好友訴說自己的隱私……我對她說:你放心吧,不必有太多的顧慮,如果你相信我就隱名埋姓將自己心裏想說的話都說出來,看能否幫你解開心結。是否寫成專欄文章,我會尊重對方的意見。於是吳小姐就向我坦述她的心事:愛本無罪,只是心裏感覺好苦好累;錯過佳期,心中有淚誰能體會,沒有他的日子誰也無法令我陶醉……

  我從小就在一個長期吵鬧不休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小時候,因家裏窮,父母常為錢鬧矛盾甚至打架,後來家裏經濟環境好轉了,可父母由於種種原因還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鬧得雞犬不寧。我們姐妹倆有時也成了父母的出氣筒,爸爸打我們是因為我們不是兒子,不能為他繼承吳家的香火;母親打我們是因為打不過父親,所以就將所有的怨氣都發洩在我們身上……因此,從我懂事起,我就對家庭婚姻有一種恐懼感。家庭的惡劣環境很大程度影響了我的學習,在家裏我根本無法安靜地做作業,為了儘早遠離家庭,讀完初中我就報讀清遠某技工學校。

  離開那永遠吵鬧不休的家後,來到技校我終於有了一個清靜的學習環境,所以一直都在專心致志地學習,成績獲得全優。三年技校的生涯即將結束了,班上一個叫趙勇的男孩愛上了我,他也是一個很優秀的男孩,成績好,人長得高大英俊,家庭條件也優越。可我心裏很抗拒,處處避開他,我不是不喜歡他,想到戀愛之後就會結婚,可我懼怕婚姻家庭,對我來說步入婚姻家庭就是步入恐怖的魔窟……可他一直緊追不捨,他說:“天不老,情難絕!不管人生路上有幾多風雨,我會為你撐起一把傘,伴你一路晴空!”

  2000年技校畢業後,經學校推薦趙勇到了深圳一家外資電子廠工作,而我被推薦到了東莞一家本地民營企業。在這裏工作環境比較差,勞動強度大,只幹了半年我就辭職不幹了。回到清遠後,到我表哥那間旅行社當見習導遊,邊幹邊學習準備考導遊執業資格證。半年後我終於如願以償考到了導遊執業證,當上了正式導遊。趙勇知道我再也不會到外地工作了,因此他義無反顧地辭掉那份比較清閒、待遇也較高的電子技術工作回到清遠。幸好他的技術過硬,很快就在清遠找到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儘管工資只是深圳那裏的一半。朋友問他這樣值不值得?但他說只要能離我近一點,我們天天能見面比什麼都好。愛,不是用值不值得來估量的,真愛無價!

  面對這樣一個愛得真誠而執著的男孩,我唯有接受了他的愛,不久我們就租了一套房子過起同居生活了。同居一年後,他誠懇地對我說:“從讀書時算起,我們已經相愛了幾年時間,我們應該結婚了,因為婚姻可以讓我更加名正言順地愛你惜你。嫁給我吧,我會讓你成為這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因為我有了你,我將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情感問題上,我想,有時更需要冷靜地從結果開始考慮,這樣,才能使我們成為愛情中的最大受益者。我對他說,我們年紀還輕,剛出來工作,沒有一定的經濟基礎,而且我們都只有中專文憑,將來很難在社會立足的,我們一起參加成人高考吧,趁年輕多學點知識。可他說知識水準不是一紙文憑可以衡量的,有文憑的未必有真才實學,沒有文憑的就未必不學無術……難道文憑對你就那麼重要嗎?女人最重要的是嫁個好老公、有個好歸宿。

  我對感情的要求比較高,強調的是一種純粹而美好的心靈相通,十分期待那種彼此互相信賴、相依為命的感覺;要求對方有真摯的情感的同時,還能志同道合,善解人意,可在這點恰恰是他欠缺的。我們幹導遊這一行的有時真的沒日沒夜很辛苦,可他不理解我體諒我,還埋怨我沒時間陪他,常常在我忙得不可開交時打電話給我,堅持要我回來陪他,給他煲湯喝。有次還打電話到單位和我經理吵鬧起來,說不讓我在那裏幹了,要我回來同他結婚……儘管他後來向我百般道歉求我原諒,但我更加害怕婚姻,我還想盡快結束我們的同居生活。

  於是我果斷地搬出那間共同生活兩年的房子,換了另一家旅行社,同時換了手機號碼,斷絕了與他的來往。可他瘋狂地到處找我,幾個月後真被他找到了。他緊緊抓著我的手說“婚姻對於相愛的人來說,其實就是多了一份承諾,多了一份保證。既然我們相知相愛那麼長時間了,那又何忍分離?以後無論怎樣我都不會騷擾你的工作了,你要我們一起繼續深造我應承你,不管面臨多大的壓力和困難,前面的路如何的坎坷曲折,我仍然堅信最美最好的事就是牽著你的手與你一起慢慢變老。”

  無論他怎樣說,我都無動於衷。我可以擁有愛情,可卻難以接受婚姻。而對於趙勇來說,沒有婚姻,愛情那只是一種奢侈品。在沒法說服我與他結婚後,他知難而退了。也許來自至親至愛的委屈才是最難撫平的傷痕吧,此後很長時間,他真的沒找過我了。

  可人就是那麼奇怪,當再沒有人在你面前卿卿我我時,你會覺得生活很寂寞;再沒有人要你陪伴時,你會覺得自己不重要。可女孩的矜持不想讓自己主動聯絡他,只好死頂硬撐糊裏糊塗地過著平平淡淡、無愛無恨、無欲無求的日子。2004年耶誕節朋友聚會,當我從朋友口中知得他自從與我分手後,又去了深圳工作,並且已有了新的女朋友。?那間,我的眼淚像下雨一樣滴在酒杯裏,原本應該收穫祝福的夜晚,我的酒杯裏卻盛滿了愛情的苦澀和迷茫……

  朋友勸導我:上帝在給你關上那道門的同時,說不定又給你打開了另一扇窗了,像你這樣才貌雙全的女子,還愁天下何處無美男?再說當初是你不願意與他結婚才出現了今天這個結局,能怪誰呢?

  此後,熱心的朋友給我介紹個當教師的男朋友,儘管他各方面都不比趙勇差,可我總找不到當初那種感覺,見面後,他偶爾打個電話給我問候一下,或者沒話找話聊聊天,但我從沒主動打電話給他,連短信也沒給他發過一個,對他說不上討厭也說不上喜歡,總之對他沒有思念也沒有牽掛。我知道他是愛我的,但他又不想逼一個和自己過得不開心的人生活在一起。三個月後,我不想為難別人,也不想為難自己,這段戀情還沒有真正開始就結束了。之後又談了一個也是這樣的感覺和結局……

  我心裏清楚,因為我無法忘記我的初戀情人趙勇,我同他相戀相愛四年了,這四年是我最青春最美好的時光。現在每回到與他一起玩過的地方,我都會觸景生悲,心裏酸酸的,總想痛哭一場……春節即將來臨,我知道趙勇一定要回家過春節的,我心裏實在放不下他,很想見見他和他好好談談,哪怕只見上一面,只有他親口告訴我他已結婚了,那我才會真正死心,我真的很難明白自己會變成這樣的。如果春節等不到他回來,我會一直等下去的……

  最後,吳雪還憂心忡忡的問我:“梅姐,你說春節我能見得到他嗎?如果他真的變心了,相見又能怎樣呢?向他訴說苦衷他會聽嗎?”但當愛情已經滄海桑田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愛還可以重來。人的經歷往往是這樣:在你意識到失去之前,一切就都結束了。於是有了感懷,有了慨歎,有了遺憾,最後變成記憶的一部分,伴隨著你一路走下去。要知道,美好的婚緣是可遇不可求的,不論是必然中的偶然,還是偶然中的必然。愛情來了,就應該好好把握,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覺得可貴。在這裏,我唯有希望吳雪小姐將來一定要好好珍惜那偶然的或是必然的真愛,人生中一些極美好極珍貴的東西,如果不好好把握,就很容易失之交臂,甚至一生難得再遇再求的了。
返回列表